We walk in the dark,but we don't have to walk alone.

*头像来自@喵味奶茶

私心温柔&意志超强的人

出现bug欢迎指出!

快落鸭~

茶茶兽:

【シンダイの日】同级生组新刊《Whispering》终宣‖


※ 预售时间:11.10 ~ 12.12

预售链接



※ 发货时间:12月中下旬

>>>>>>>>>>>>>>>>>>>>>>>>>>>>>>>

刊名:《Whispering》

CP同级生组(辰砂&钻石)

主催:Aygeo  @辣鸡Aygeo是不吸同级生会死星人 ...

+

高数无机笔记还没补,心理、植保结课论文和两篇活动反馈还没写,资概ppt、反馈推送刚做完,思修和心理的实践还没做,在公交上忙里偷闲地刷一发lof,发现好多粮(流下了感动的泪水)我爱劳斯们,我手头新开的白开水脑洞码完就立刻交党费(and填坑(谁说大学森闲的我就打洗ta(猛男落泪)

+

没错,八百年没更新是有理由的,才不是因为鸽(大概8(咕咕咕——

+

是同级生日!!!

辣鸡Aygeo是不吸同级生会死星人:

‖【10月2日/シンダイの日】同级生组新刊《Whispering》10.2一宣印調 ‖


 印调时间:10.02 ~ 10.12   


印量調查


※ 预售时间:11.10 ~ 12.12

※ 发货时间:12月中下旬


>>>>>>>>>>>>>>>>>>>>>>>>>>>...

+

复习宝国时突如其来的碎碎念

(关于钻钻)

第二话钻钻先把法斯抱起来哄好后才拉袜子(啊……妈妈这石头杀我……

战斗时拼尽全力,非战斗时的每个表情每个动作都好温柔好温柔好温柔,加上蜻蜓点水般的忧伤,心都化了……

我经常觉得对一个角色来说,外貌过佳甚至是一种缺点,因为很多时候不论正反派和角色塑造,“好看”本身就能先吸一波粉,性格在观者眼里就成为用锦上添花或瑕不掩瑜解说的次要考虑因素。但钻钻就……

我见过不少人因为钻的“切黑”言论而由好感变为无感甚至反感。但实际上……不知道为啥……我就很吃那种不带侵略性的性格缺陷……尤为欣赏不怨天尤人,一声不吭只顾努力的闷葫芦(雾)啊……也不一定啊,我喜欢的大多是偏内敛型的但不是说外向型...

+

如果……不用到月亮上寻求消除毒液的方法也能被需要,还有什么理由要离开大家呢?

+

【同级生组】半

*很迷的短打
*关键词:血缘
*ooc

1.

以两界林为轴心,天使与恶魔不共戴天,世人皆知。

天使生来纯白无暇,眼眸剔透,性情温润,日月光华为之祈祷,海内潮平星辰移。

恶魔出世红发利齿,赤瞳深沉,性情阴郁,雷电交加为之助力,地狱山崩烈焰生。

天使热爱和平,安于现状,团结友善;
恶魔好斗喜战,贪婪进取,不择手段。

恶魔屡次向天使宣战,又屡次败于同类相争,天使虽有铲平恶魔之力,却也不愿大动干戈,两界由此保持微妙的平衡。

2.

•恶魔历1001年

一名恶魔被指控与天使有染,震惊两界,依魔界法应斩首剥皮示众;制裁军在两界林中失去在逃目标下落,无奈撤兵。

•恶魔历1002年

下级天...

+

【同级生组】无问(上)

*听歌/夜游产物
*一如既往白开水
*现代双女性he

无问

1.

『亲爱的戴雅·戴尔蒙德小姐:

您好。』

栅栏木漆色的笔杆子顿了顿。

早上九点的太阳挂在屋外,与原野一同构成窗棂外的风景。从稀疏的窗格间钻进几缕柔和不刺眼的自然光,将一方桌面上淡黄色的信纸送入眼帘。

一对深红眼眸将视线上移,正巧投向用粗麻绳与小木夹固定的照片——

它们从世界各地而来,将无上风光与一方不可言明的心意送进这间小屋。

大约十五秒后,两枚手指捏起桌上那被沿着边撕下一圈的、剩下一分米见方的、从晨间六点半至今已脱水发硬的一块早餐土司,擦去了『您好。』

指尖顿了顿,又将『亲爱的』擦去。

『戴雅·...

+

最近在尝试码残夜尽的番外,甚至想加入钻组(擦汗)同级生有一篇开了一点,犹记200fo点梗的逆流者(不知道是不是我百度的那个,好像挺有意思的),之后还想开一个以钻钻怎么被辰砂吸引为线的文,因为一直在写辰砂视角,感觉明明可以换个思路emmm

心很大,脑洞小,时间少。

下午就出分了啊,保佑保佑(双手合十)

(敲脑壳:你是不是有点太不紧张了)

+

配图是个人喜欢的砂砂钻钻的表情(and不得不截的cg)

用qq疯狂截屏,每次截完辰砂就会往左跑就重新读档导致我推进进度十分缓慢(抹汗)

能做成游戏真是太好了,感觉看到了更多更多的可能性,窝吹爆猫面劳斯! @同级星人

以下是废话很多私心很多你们就随便看看吧的正文:
(不,正文请看最后两段就好了😭废话是病,治不了)

同人创作时想的最多的就是-如何不ooc。也就是“啊,这俩人就该是这样发展呀”而不是换个名字就能转套在其他某一对cp身上;其次就是如何避免脸谱化。

宝石之国的角色深挖后都有共同的特点——善良(大声bb:也就是可爱!)

同级生组在我眼中是别样的势均力敌。

虽然相处模式是钻石...

+

到家的第一件事——把游戏装到电脑上。

中午要午休了,下午要出门,晚上回家慢慢玩。

下载后试玩了两分钟,体会:

猫面劳斯您特喵是神仙啊!!!!!
第一次玩到冷cp的同人游戏,比我想象得还要棒啊!
我爆哭!!!!吹爆您啊!!这个钻好撩,我磕爆!!!!!!您一定要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好好保重身体我们大家一起磕同级生一万年啊啊啊啊😭

(等我回头玩完了再吹一波

+

【脆皮组】杨梅

*奇怪的脑洞
*坐在饮品店里喝杨梅的产物
*十分沙雕ooc,慎入

杨梅

还有什么能比死线更让人头疼?

那就是迎着迫近的死线——

坐在饮品店看着屏幕发呆。

1.

这家店的饮品做得极慢,用的倒是真材实料,但地理位置有点偏,因而人也不会很多。

“嘿,又是你啊。”

一抹薄荷绿如同一阵夏风从后边扬上柜台,看到是我后立刻松懈了下来。

“是的,老样子,冰美式。”

“每到死线前都要光临小店,真是不胜荣幸啊。”

法斯一手撑着柜台,啧啧叹道。

而我在想一个有着怎样内在的人才能在少女味十足的相貌打扮上披一层痞气。

“夏天到了,要不然看看本店新出的‘火热’系列?”

为了填补我枯竭的想象力与创造...

+

【同级生组】雨

*复健,原著向瞎写
*一个有点古怪的脑洞

*我看见了雨。
明知现在并非原野之春,
而我确实看见了雨。

-

“啊,是辰砂呀~”

阳光的宠儿在雨幕下回头,那来自十五米外湿润的草坪上的微笑射中屋檐下的我。

“辰砂不能一起来么?”

我告诉他我的体质特殊,老师嘱咐说要少与水打交道,否则可能会破坏我的身体结构。

“诶……这样啊。”

钻石略略吃惊,随即眼角微垂,抱歉地笑了笑。

他总爱掩饰自己的情绪,在过去的不到一百年内我已见得多了。

于是我马上就分辨出,这种神情名为遗憾。

想着先叉开这个话题,我问道:衣服不会被淋湿么,下雨了为何不进到学校里来?

果然,钻石的脸上立刻绽放出纯粹的天...

+

失踪人口

考完了,肥来了(幸福躺平)

(醒醒,没人记得你四sei)

这几天还有的忙,包括报志愿等一系列事儿,鼻炎还发作着,不知道啥时候填坑(十日、残夜尽),好久没写了是不是应该先复健一下坑了几个月的十八线摸鱼手之类的?

像开礼物一样地打开lofter意外地收获了99+的提醒23333与新番时代脱节的我依旧在磕宝石。

应该挺多人跳坑的跳坑、虐飞的虐飞了吧,看完市川老师的大砍刀嗦不出发(捂心口)

磕cp还是要磕的,不可能不磕的,再虐都不可能不磕的_(:_」∠)_

市川老贼,求你善良……

+

长期跳票通知

假期最后一天出来说句债见!

本来要填的十日坑还是没填完还挖了一个黑青金的小土坑我???

(开新坑也没人阻止我都是李们的错(喂)

起初只是想磨这篇夹带私货的原著向,结果却边填坑边开坑地写了那么多拙劣的私货……(躺)

总之十分感谢每个红心蓝手和评论以及手一抖不小心fo了我这写甜也不甜写刀也不刀文笔不华丽剧情又混乱的咸鱼的小可爱

挖坑就填,挖坑就填,人品不够坑品凑(咦)

不能再颓了,虽然一天到晚都耍废,但有的东西没有尽力争取过后是会后悔的,比如去年前年生竞和数竞的两分之差……人啊,不能在最重要的一百天辜负了前十一年积累的虽然不好但还算不差的成果,至少要对得起自己w

六月会回来填坑的,如...

+

第二话露琪尔为法斯修复时提到辰砂……这话……“过量的工作”“将要解决的事拖到以后”,其实影射了他对于帕帕的执念吧……

+

我为何老在考虑奇怪的小操作——

重看第一话,突然想:为什么月人喜欢薄荷色?

是因为月球上没有生机而在地球上绿色是草木春生的颜色么?

那么法斯的颜色是不是也有“生命”“希望”≈“改变”的寓意在里面(?)

(阅读理解角度刁钻
(所以明天就开学考了李为什么又在修仙啊?

(我……未完结的文先鸽它个仨月会不会被砍啊……(咦

+

希望自己写的架空原世界观的同人具有唯一性。

也就是不掺杂其他角色的既视感,无法通过改文换个名字换个外貌描写就套用在其它某对cp身上,独一无二的相处方式,独一无二的故事。

但这对于原作本身刻画是否全面和写手自己的把控力都很有要求……希望能从 把故事套在人物身上 进化到 让他们自己港 ……

来日方长,来日方长……(捂心口

+

【钻石组】小钻的修复十日(17)

*届不到吧居然更新了
*提到的漫画相关内容基本可考
*辰钻相对的波法那边

day8(下)

-

“没有月人的时候,不介意和我聊聊天吧……波尔茨?”

法斯轻轻偏过头,将一个复杂的目光递给崖边那背对着他的黑色身影。

半晌无声。

“你不妨尝试与甲壳虫交流打发时间。”

抽身欲走。

“诶,等等!其实……我有事想请教……这样可以吗?”

法斯心下叹息,小心翼翼道。

“你知道我从不在无谓的情感问题上大费周章。”

波尔茨定身扭头,回赠给法斯一个漠然又锋锐的眼神。

“还有事?”

“……如果真的无所谓,你现在应该在房间里休息而不是和我一起看月亮;如果真的不必大费周章,你现在应该在庸医的工作室慰问...

+

波尔茨给钻石察看伤势那段俩人的手部微动作,手套颜色黑与白的交织对比鲜明又美观,小钻当时的姿态和神情……都写着满满的抗拒……不过还是被波波拽近了,只能低头逃避对视……有相关知识的大佬也许可以解释一下这个细节

p1市川的这个表达太细腻了……指尖是相触的,专门给了俩人的手一格,可能有点意思

p2钻:“在或不在都是一样的吧……”小钻有点迟疑地推开波尔茨的手

p3波:“别尽说无聊的事!”反手抓得更紧

(为了揣测一些东西终于开始细看漫画了,也许角度会比较刁钻)

(来自cp脑的滤镜)

+

咸鱼食用指南

首先,发现出bug请大力拍打!!

其次,目前产过的cp:钻组,脆皮,同级生(划重点!),黑青金

再次,此鱼对欧美姬圈了解不太深,偏好日系作品的细水长流/以感情而非外界因素为主的虐,文/漫/动广泛涉猎但一般不会入太深,经常因为好的同人作品跳坑,不存在出坑,顶多是淡了关注频率

自由蹦哒时间:

喜磕石头人和纸片人,经常和大部队站反攻受,其实拆和逆都不是事儿(啥?没原则?不,原则就是好看(被打)

——总之以下提到的攻受观都是互攻前提下的偏向

对家的cp一般不主动看,不过对首页的推荐是很宽容的,喜好自由,只要没恶意攻击或ky言论都不会在意(佛系老年人的宽容(咦

蜜汁攻受观主要体现:希绘,鸟...

+

【同级生组】小朋友与小面包

*不哭闹时(着重号)的小孩子真是世界的珍宝
*感谢猫面太太的幼钻(真的是每天必舔(还有猫钻!)和我的小外甥(咦?)
*现pa无厘头ooc短打

大过年的去邻市找那位热爱解剖学的怪才庸医朋友在某种意义上真是件微妙的事。

真的,就算是法斯法瞎吹出来的童话书都不敢这么编。

辰砂看了看后视镜里空空如也的头枕处,视线下移——

穿着白色衬衫裙的浅色短发小女孩踢着小脚咬着带吸管的小水壶的吸管口。

偏了偏脑袋,发现辰砂的视线,温柔地扬起了嘴角。

“不要踢座位。”

不悦地蹙起眉。

“嗯……”

乖乖地坐直了身体。

所以说小孩真麻烦,什么都要教。

辰砂叹息,眉峰却没放松些许,发动了汽车。

-

年...

+

辰……辰砂……?

(图源qq空间)

+

啊……同级生组方面……好想看两个文艺青年谈恋爱/老夫老妻,从一个颓颓的又有点快崩坏的节点开始发展的后续,就像溢出红油的咸鸭蛋黄一样的夕阳,将近夜色不知是美还是悲的那种感觉(这蜜汁意识流的描述不会有人看得懂的)

总结:中年文青的生活

+

【钻石组】小对话(新年快乐~

尋常是一種平淡,
於是我們遺憾平淡讓我們似乎相處得永遠不夠深也不夠久。
但矛盾的是,平淡讓我信任家人朋友在其中是平安,
我因此又常常希望一直這麼平淡下去。

——焦安溥

“波尔茨~明天是大年初一。”

“嗯。”

“一大早就要去法斯家、伊尔洛家拜年的哟~”

“嗯……”

揉了揉眼。

“虽然波尔茨一直不擅长熬夜,但明天要自己起床哦,我不能叫你的。”

“嗯……为什么?”

“有一个说法是,大年初一早上叫起床的话,此后一年都要被人叫才能起床哦。”

“……好啊。”

“诶?”

“明年……也拜托你了。”

小波尔茨抱着水母枕头有一搭没一搭地抚摸着,左手勾着钻石的小拇指,就这样睡眼迷蒙地滑进了...

+

【脆皮组】残夜尽(下)

*两个遍体鳞伤的人重新拥抱的故事
*主要:月法x辰砂,现pa双女性(注意
*he,请放心食用

13.

“老师。”

辰砂欠了欠身,卸下围巾挂在衣帽架上,将右手拎着的纸袋放在明净的茶几上。

“春节将近,给您带了些糕点。”

“有心了。”

金刚先生微微颔首,拂手示意辰砂入座。

“辰砂一向来得准时,方才备好的茶。”

辰砂在沙发椅中坐定,道了声谢,侧着脑袋看面前玻璃杯中色泽浓厚的茶。

布着白毫的茶芽渐次直立,上下沉浮,挺直如银针的芽尖上挂着晶莹的气泡。有几颗尚横卧在水面的渐渐吸水下沉,芽尖产生气泡,犹如雀舌含珠,似春笋出土。接着,沉入杯底的直立茶芽在气泡作用下再次浮升,蔚然成趣。

启开玻璃...

+

咸鱼的自我安慰法

副标题:如何在写写画画(侧重同人文)发表后看了其他太太的图/文觉得自己特别废柴/辣鸡/咸鱼/什么鬼玩意儿时调整心态。

关注各位未来太太的心理健康,从本咸鱼做起。

注意:

本咸鱼的个人储存向,很多舶来品,或许会不断扩充,主要给偶尔自负+长期自卑的计几自病自医,如果其中恰好有能帮到您的,不胜荣幸。

可以没心没肺充满自信一路开心地创作下去的毕竟是少数,比较之心和希望获得别人肯定的心态还是很普遍的。个人也迫切希望能达到心里有b数又不在意别人眼光的水平,但事实上就是……修养不够……修养不够(咸鱼趴地)

开始扯淡:

1.

首先要知道这是一种正常心态,基本上每个大佬都是经过不断学习后才成为大佬

+

【同级生组】思

*情人节+春节贺文
*私货奇多
*跟风催更axxxx太太



“以上就是本次寒假的作业,最后,希望大家过一个充实的寒假,放学。”

老师话音刚落,早已把书包放上桌面的同学们背着抱着一大叠书边交谈边从斑驳掉漆的墨绿色班级门鱼贯而出。

人声嘈杂如鸟雀,却半点没有放假的欢乐气氛。

待耳边渐渐清净,辰砂从交叠的胳膊间抬起头,用冰凉的指尖理了理微翘的额发和卫衣帽子。

今天是什么日子?

寒假的第一天,春节的前三天,开学考前的第十一天,质检考前的第五十天,高考前的第一百一十四天。

同时也是没有阳光的日子,没有鸟鸣的日子,家里大黄狗去世的第十天,期末考后的第七天,还是……

辰砂把同座的空位上六本习...

+

【脆皮组】残夜尽(中)

*两个遍体鳞伤的人重新拥抱的故事
*主要:月法x辰砂,现pa双女性(注意
*he,请放心食用

7.

“辰砂,外面有人找你。”

辰砂放下手边的书,看了看书店墙面上唯一一个时钟——十一时五十八分。

玻璃面上的标度早已模糊不清,时间是她通过时分针间的夹角推断出的。

她对于法斯法菲莱特能找到自己这件事毫不奇怪,摸清兼职地点和住址也在意料之内。

一是因为法菲莱特家族的人力和财力,二是因为法斯法菲莱特执着到疯狂的恋旧情怀——

自己的手机号从六年前就没有更换过,联系人备注证明那人也是用六年前的号码同自己发的简讯。

一辆低调的黑色轿车停在书店门口。

“辰砂小姐,法菲莱特先生让我接您过去。”

辰...

+

【脆皮组】残夜尽(上)

*两个遍体鳞伤的人重新拥抱的故事
*主要:月法x辰砂,现pa双女性(注意
*he,请放心食用

残夜尽

1.

我回国了。

辰砂怔怔地凝视亮着微弱荧光的手机屏幕。

联系人显示框里醒目的黑色方块字“法斯法菲莱特”刺得她双眼发疼,竟忘了将从帽沿的汗带滑落到额角的汗水抹去。

“喂!那边的,快回来干活了,别偷懒。”

敲破了的锣钹似的中年男声朝她所在的这个角落大声喊话,尾音嘶哑,如同在冬晨寒风里被划碎了的挡风玻璃。

“是。”

辰砂尽量拉高嗓子回喊,脖子上的青筋也明显了几分,口鼻中喷出的热气遇到干冷的空气雾化成白茫茫的翳。

她站起身,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辰砂的脸色阴晴不定,用冻得通红又有些发...

+

© 某琅老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