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walk in the dark,but we don't have to walk alone.

*头像来自@喵味奶茶

私心温柔&意志超强的人

出现bug欢迎指出!

【同级生组】半

*很迷的短打
*关键词:血缘
*ooc





1.

以两界林为轴心,天使与恶魔不共戴天,世人皆知。


天使生来纯白无暇,眼眸剔透,性情温润,日月光华为之祈祷,海内潮平星辰移。

恶魔出世红发利齿,赤瞳深沉,性情阴郁,雷电交加为之助力,地狱山崩烈焰生。


天使热爱和平,安于现状,团结友善;
恶魔好斗喜战,贪婪进取,不择手段。


恶魔屡次向天使宣战,又屡次败于同类相争,天使虽有铲平恶魔之力,却也不愿大动干戈,两界由此保持微妙的平衡。








2.

•恶魔历1001年

一名恶魔被指控与天使有染,震惊两界,依魔界法应斩首剥皮示众;制裁军在两界林中失去在逃目标下落,无奈撤兵。


•恶魔历1002年

下级天使上报高层称捡到一名新生儿,身体健康,天资极佳,养育者(同人界的父母)不知去向,于天界少有。

经上级天使决定,交由座天使培养,赐名戴雅。

…………


•恶魔历1022年

戴雅成为第一例向炽天使挑战并成功越位的高级天使,其上任后的举动倍受关注,有人寓言这位身世传奇的炽天使或改写天界历史。








3.

即使生活在魔界底层,如我这般的低级恶魔,也多少听说过关于戴雅的事。

身为以脑力战、远程攻击著名的天使却体术过人,不难猜测这位“天使”应是二十年前那场恶魔与天使苟合的杰作。


真令人作呕。





我见过天使,隔着两界林望过很多次。

我明白天使是什么。

那是温和的代名词,是秩序与理智的象征,而这些又恰是恶魔所不齿的。

此时我便开始厌恶自己赤发厉鬼的形象。


同样是不合群分子,戴雅抛弃了群体,而我被群体所抛弃。


恶魔净是冲动自大的暴力狂,即使我不想沾染鲜血,他们也会千方百计地用它们浇灌我,比如开个口子,或是狠揍一顿。

哪怕能还手来上一拳,或是把手伸向别人口袋,就足以让我在这野蛮的恶臭之地混下去。

于是我又开始厌恶胸腔中那颗不应属于恶魔的心。






原来如此,

我不也是那令人作呕的一份子么?







突然地,围攻我的恶魔转眼做鸟兽散,以至于我直接从被拳头钉在墙上的姿势转为趴倒在肮脏的地上。

怎么回事。

两秒钟后,木门被崩开的巨响告诉了我一切。


早就告诉过你们,这位新上任的炽天使不同于前几任指挥官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体内的暴戾因子一旦使其误入歧途,整个魔界都要跟着那股子失控劲动荡直到灭亡为止。

堪堪勾起嘴角,我努力抬起头看向来者。


一股浓烈的血腥气扑鼻而来。

自母胎出生,分别了如此之久,我从未期待过与戴雅的相遇。

恶魔的相貌与天使的性格,天使的外表与恶魔的内在,我们都是不伦的造物,注定畸形于世,不能独完。


目光相接的那一刻,我们都愣住了。

如何形容当下的感受?

就像将两块边角锋利的瓷盘碎片沿着不规则的齿缝缓缓合在一起,就像上一秒还灼热鲜红的夕阳被海平面遮住最后一缕光辉。


那双浅色的眼睛恢复了平静。

我猜想对方上一次心神安定起码得是一个月前了,因为戴雅如同被疲惫击垮了般跪倒在我的面前,仍在滴血的剑被深深插进地缝中,另一只手紧紧握着我的手,戾气散尽的双眸初生般澄净。

我不知自己当时是什么表情,总之定是狼狈不堪的。


“辰砂……”

温柔而略带沙哑的嗓音呢喃着我的名字,半阖的双眼中波光流转不舍得闭上。


我终于知道了这场来之不易的相遇花费了我们多少时日,知道了戴雅如何努力地压抑恶魔的本性,知道了为何表面不动声色却是拼了命地向彼此靠近。


我没气力说话,只默默地用自己的手将戴雅手上的血迹擦净,眼皮却也开始打架了。


我找回了一种名为安心感的物事。

如同找回了流亡在世界上的另一半灵魂。




-end-

魔界隐藏设定:

断食断水能抑制恶魔的暴戾。

越靠近两界林的地方越混乱,但两界资讯流通程度也越高。

(品一品?

评论(4)
热度(54)

© 某琅老贼 | Powered by LOFTER